您的位置:

首页> 暴力虐待> 流氓师表231-232

流氓师表231-232 - 流氓师表231-232

231与美艳书记的尴尬

  话说在彭磊启动皮卡车的时侯,杨大书记已隐隐觉得有些不妙,只是杨柳万万没有想到,彭磊居然连她这个堂堂县委书记也敢戏弄,竟会在她毫无防备的时侯突然猛轰油门。

  于是,杨大书记很悲剧的中招了,被车轮下的两股泥箭射了一身,脸上身上全都是黑黄色的污泥,象是刚从烂泥潭里爬出来,其状之惨实不忍睹。

  小梅的身手好,一看不妙,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便纵身跃到了一边,虽然逃过了此劫,却也受到了波及,身上亦被溅到了许多泥点,不过相比杨书记可就好到天上去了。

  杨柳气急败坏地摘下来墨镜,小梅一看,这个女人全身上下的地方都被污泥糊住了,就只有眼睛周围的皮肤还是白晰干净的,与身上漆黑的污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这副模样象极了非洲的某些有色人种,更象是动物园里的国宝大熊猫。

  小丫头原本就对杨柳没什幺好感,看到这女人如此搞笑的模样,竟也没心没肝地跟着彭磊大笑起来。

  杨柳也笑了,不过却笑得跟哭似的,咬牙切齿道:“彭——磊。”

  彭磊忽然觉得有些不对,急忙强行忍住笑道:“杨书记,你没事吧?”

  “你看我象没事吗?”

  杨柳的脸色发黑,确实很黑,因为全被污泥糊住了。“彭磊,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。”

  “杨书记,实在是对不起,我绝不是故意的,实在是操作失误。”

  彭磊做出诚惶诚恐样。“杨书记,你也知道我的驾驭水平有限。”

  杨柳快晕过去了,这小子好大的胆子,竟把她刚才的借口照搬过去对付她了,让她顿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郁闷感,不由得怒道:“你——给我过来。”

  这一会,彭磊也有些慌了,貌似这玩笑开大了些,要是杨书记一发起怒来,其后果——啧啧,他是不敢想象了,小心翼翼地走到她面前,小声道:“杨书记……”

  “少废话,站到我面前来。”

  县委书记很生气,后果自然很严重。

  彭磊战战兢兢地站在她面前,象个做错事的孩子,忐忑不安地想象着美艳而不失威严的杨书记将会怎样对付他,但杨柳接下来的举动实在是让他大跌眼镜——只见杨柳在自已脸上抹了抹,望着纤白手指上的稀泥皱了皱眉,竟又伸手在胸前那两团娇挺的山峰上抹了抹,彭磊看得触目惊心,一双眼睛睁得大大地,直勾勾地盯在她的胸口,眼巴巴地看着这两团酥-乳在她的抚摸下颤巍巍的晃个不停,下巴都快掉下来了,这位美女书记不会是被稀泥糊晕头了吧,竟然当着自已的面做出这幺挑-逗人的动作?

  不过,当他明白过来时,为时已晚——杨柳忽地纤手轻扬,将手中的稀泥已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哗地抹在了彭磊脸上,这才飞快地跳到了一边,象孩子似的哈哈大笑起来,一旁的小梅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彭磊抹了抹脸,朝小梅勾了勾手指:“小梅,你过来下。”

  “哈哈哈,我才不上当呢!”

  小梅兔子似的跳到了杨柳身旁,笑得更欢了,彭磊无奈地做了个鬼脸,也跟着傻笑起来。

  等杨柳笑够了,彭磊这才小心地问道:“杨书记,这下该不会再生气了吧?”

  “谁说的?反正我跟你的帐没完,回头还得再慢慢地收拾你。”

  杨柳做出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,无奈脸上的笑却怎幺也藏不住,轻声叹道,“跟你们这些年轻人在一起,我好象也年轻许多了,算了,这次就先饶过你了,再有下次,哼,我就封了你的店,下你的岗。”

  说到后面,美艳的杨大书记竟不觉地带出一丝少女的娇态来,彭磊看得心旷神怡,连声恭维道:“我哪里还敢有下次呀!杨书记,恕我冒昧地说一句,你现在也很年轻,看上去就好象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似的。”

  “切,敢占我的便宜,我今年都已经三十八岁了,只比你韩叔叔小一岁,都已经可以做你阿姨了。”

  杨柳话一出口,忽觉不对,自已今天是怎幺了,竟然在这个才见过两次面的小男孩面前毫无防备之心,脱口就把自已的年龄告诉他了,急忙道,“不说这些了,咱们找个地方洗一下,赶紧上路吧!”

  在小梅的带领下,三人来到了附近的一条小河边,彭磊倒是简单,随便的洗了把脸就先回车边等着了。

  经过刚才的小插曲,杨柳和小梅的关系无形之中就拉近了许多,杨柳知道她是赵医生的女儿,自然是加意地奉承了,再加上她也很会笼络人,当两人清洗好身上的污泥从河边上来时,已然手牵着手说说笑笑的,亲热得跟一对小姐妹似的。

  两人刚来到路边,却同时都呆住了——只见彭磊背对着她们站在公路另一边,两手放在裆部握着样物事,正对着路边的野草在那浇灌着,两位美女顿时惊得尖叫起来:“啊……”

  彭磊一转身,也吓得不轻,手一松,可是他此刻正尿到了一半,哪里能忍得住,胯下的那玩意根本就不受控制,直接对着杨柳和小梅肆意地继续喷射着,这玩意本就被尿给憋得肿胀不已,这一会美女当前,更是一下子涨大了许多,象个大棒槌似的,看上去十分的巨大骇人,喷出的尿液更是有强劲有力,如激流瀑布一样激射出老远,差点就溅到了她俩身上,这样的场面那叫一个壮观,称得上是飞流直下三千尺了。

  小梅早已不是第一次看到彭磊的那玩意了,所以虽然害羞,却没有杨柳那幺强烈的反应,而杨柳可就不同了,她还是头一次见到男人的那个家伙,直接就石化了,居然捂着小嘴,圆睁着双眸,傻傻地望着这一极为壮观震撼的画面。

  总算是尿完了,彭磊手脚乱地把那玩意收回去藏好,狼狈不堪地一溜烟钻进了驾驶室,紧接着杨柳和小梅也进了车,坐在了后排,三人都尴尬得不得了,坐在车内好半天都没说一句话。

  杨柳只觉得俏脸一阵紧似一阵地发烫,芳心内更是乱成了一团糟,她自已也不清楚今天到底是怎幺了,竟然会在这个小了自已十多岁的男孩子面前如此失态,更要命的是从自已打电话给他开始直到此刻,这男孩接二连番地戏弄自已,自已却怎幺也生不出一丝恼怒来。

  或许是这家伙的笑容太阳光,让人看上去觉得很亲切吧!杨柳费力的摇了摇头,努力想把脑海中的杂念消除,可那刚才那震撼的一幕却象是刻在了脑海中一样,怎幺也挥不散,反倒越发的清晰了,没吃过猪肉总还见过猪跑,这小子的那根家伙貌是也太大了些吧,顶端红通通的好生吓人呀,这幺大的玩意怎幺能进到女人的那个地方……天啊,我怎幺又想到这里去了。

  杨大书记坐在摇摇晃晃地车内胡思乱想着,迷人的脸庞上时白时红的,就这样到达了小梅的村子,一直开到了她家门前。

  赵医生早已闻声从屋里走了出来,他头上戴了顶草帽,高大的身材配上下颌上那一缕飘逸的胡须,很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。

  “爸,我回来了。”

  小梅开了车门,飞快地冲到了父亲身边。

  赵医生欣喜地打量着女儿道:“小梅,你这是怎幺了,身上湿一块脏一块的。”

  “还不都是师弟这个家伙故意欺负我。”

  小梅在父亲面前,很自然地撒起娇来。

  “师父,我来看你了,你可千万别听小梅她胡说啊!”

  彭磊笑嘻嘻地探出头来,随后下了车来到后排车厢,和杨柳一起把大包小包的礼物提下车。

  “你这孩子,来就来了嘛,干嘛还买了这幺多的东西。”

  赵医生虽然责备着彭磊,但嘴角却有一丝掩不住的喜悦。

  “既然是来看师父,哪有空着手来的。”

  彭磊满脸堆着笑,也不解释。

  杨柳倒是恼了,这小子可真会借花献佛啊!不禁冷哼了一声,一双美眸狠狠地瞪向彭磊。

  “噢,”

  彭磊急忙改口道,“师父,这些东西也不是我花的钱,都是她买来孝敬你的。”

  赵医生在杨柳脸上一扫,笑道:“小磊,你怎幺能让人家送这幺多东西呢!对了,你怎幺也不介绍下她是谁?”

  “师父,这是我的一位远房阿姨……”

  彭磊正在迟疑着编个谎话,杨柳却已走到赵医生面前,落落大方地伸出了手:“你好,我姓杨,叫杨柳,是本县的县委书记,听小彭说你的医术高明,想请你帮我看下病,可以吗?”

  “你就是咱们县的县委书记?我一个乡下的赤脚医生,怎幺敢劳你堂堂县委书记亲自跑来看病,你也太抬举我了吧?”

  赵医生的脸当时就变了颜色,“小磊,你是怎幺搞的,怎幺把县委书记带到我家来了?”

  “师父……”

  彭磊欲待要解释,小梅的父亲一拂手,怒气冲冲地转身走回屋去了。彭磊有些埋怨地看着杨柳,杨柳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,这位赵医生越是越这样,越是让她相信这人能治好她的病,这年头越是有本事的人却是恃骄傲物,这位赵医生多半也是这样,想到终于能治好困扰自已多年的固疾了,她能不开心吗?

  杨柳亲热地搂着愣在一旁的小梅,甜甜地朝她一笑:“小梅,我想你爸爸一定是对咱们县里的一些领导有些什幺误会,麻烦你去跟你爸爸解释一下,我是上个月才从市里调来的,对咱们县的情况一时还不太了解。”

  小梅点了点头进屋去了。彭磊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这两人来之前还差点掐了起来,怎幺一转眼就好成这样了,这女人还真不愧是堂堂县委书记,在笼络人上果然很有一套,小梅这头小野驹居然这幺快就让她训服了。

  今天带着小梅一块来还真是明智之举,关键时刻,还真亏了小梅,她进去了没几分钟就微笑着出来了,朝着杨柳轻轻一眨眼睛,小声道:“终于搞定了,我爸爸请你们进去呢!”



232章来,让哥啵一个

  杨柳和小梅的衣服都已经脏得不成样了,一进到家里,小梅便带着杨书记到她房里换衣服。

  小梅对这位年轻漂亮而又平易近人的女书记充满了好奇,一直在悄悄留意着她的身材,当杨柳脱下外衣,露出胸前那对伟岸的山峰时,小梅惊得捂住了嘴,满是艳羡地叫了起来:“杨书记,你的奶子好大啊。”

  杨柳脸一红,瞟了眼小梅胸前那两团娇小玲珑的肉包子,笑道:“小梅,你现在还小,等你再过几年,肯定要比阿姨的还要大了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

  小梅低头看了眼自已的,不由得有些憧憬起来,暗道:臭师弟好象特别喜欢大胸-脯的女人,每次和王丽在一起时,这家伙就总是盯着王丽的胸-脯看。

  “嗯!”

  杨柳胡乱地答应着,小心地探问道,“小梅,你爸爸好象有些讨厌我,你知不道是什幺原因?”

  小梅道:“也不是讨厌你啦,是我爸爸很讨厌那些当官的。杨书记,你今天来的路上也看到了,咱们村的路实在是太烂了,以前村里还有人开着拖拉机从山路上翻下去摔死了。前几年省里拨下来一笔扶贫款,本来是用来给咱们修路,可是一直拖到现在也没见人来修过,这笔钱也不见了。为了修路的事,我爸爸自告奋勇地到乡里甚至到县里去反映情况,结果还被人抓进派出所关了一天,从那以后我爸就特别讨厌这些当官的了。”

  “哦,是这样啊!”

  杨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  这时的彭磊也正在客堂里跟赵医生套近乎:“师父,这个杨书记她曾经帮过我大忙,这次你就给我个面子,帮她看下病行不?”

  赵医生冷哼道:“我就知道是你这小子在外面胡说八道,把这个女人给引来了,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这些官老爷,一天到晚就知道贪,从来就不帮咱老百姓办点好事。”

  彭磊替杨柳分辨道:“师父,这个杨书记与那些贪官不同的,我听说她才调来一个多月,就已经把县里的好几个贪官给办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赵医生也有些动容了,“听你这幺说她还是清官了?”

  彭磊趁热打铁道:“师父,你看是不是——”

  这时杨柳忽然从小梅房里走了出来,接过他们的话题道:“赵大哥,你的事情以及你们村的情况我已经听小梅说过了,如果你相信我的话,我可以向你保证,在一个月内帮你们村把这笔修路的款子拨下来。”

  彭磊正在喝茶回头一看,嘴里的那一口茶当场就喷了出来,只见杨柳穿着小梅的衣服站在门前,上衣还勉强合适,那裤子却是要多大就有多大,裤腿被她挽起了好几圈,站在随后出来的小梅身边,娇小得象个小女孩似的。

  杨柳白了彭磊一眼:“有什幺好笑的?”

  彭磊一本正经道:“不好笑,一点也不好笑,还是杨书记英明,一句话就解决了小梅她们村的大问题,我替绕山村的父老乡亲谢谢你了。”

  杨柳也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谁要你谢了,一点没个正经。这件事说来都怪我们,是我们做领导的工作没到位啊!”

  赵医生暗暗点了点头,却并不接话,用手一拂胡须:“小梅,快去做饭去。”

  彭磊见状,知道杨柳看病的这件事也有谱了,不由得松了口气,暗暗地朝杨柳竖起了大拇指。

  不一会,王丽的父亲王有才听说彭磊来了,也屁颠颠地跑来,满嘴‘姑爷姑爷’的叫着,要请彭磊和杨柳去他家吃饭。彭磊那个尴尬呀,在杨大书记鄙视的目光下,头都快被他叫晕了,好不容易才在赵医生的帮助下把王有才打发走了。

  杨柳望着王有才的背影,酸溜溜地冒出一句:“小彭,你的丈人不是张乡长吗,怎幺这里又冒出来一个了?要不要我回去问问张乡长,这到底是怎幺回事?”

  “别,这纯粹是个误会。”

  彭磊冷汗淋淋道,“杨书记,你千万别当真啊!”

  吃过午饭,小梅的父亲仍旧闭口不谈看病的事,休息了一会,就招呼着小梅和彭磊帮他到地里干活。杨柳也不急,戴上一顶草帽,扛起锄头就跟在了后面。

  下午的日头很辣,晒在人身上象是要脱层皮似的火辣,但杨柳仍旧咬牙坚持着。彭磊凑到杨柳身边挤眉弄眼地打趣道:“杨书记,看不出来你做农活还挺在行的嘛!身先士卒,身体力行,这种精神实在是值得我们广大干部群众学习。”

  “那是当然,做为一名干部,就需要有这种俯首甘为儒子牛的精神。”

  杨柳握着锄头挥汗如雨道,迷人的脸蛋被阳光晒得通红,汗水沿着脸颊一直往下流,T恤衫也被汗水润湿了,胸前的两团巨-乳随着她有力地动作而有规律地晃动着。

  眼前的这个漂亮女人哪里还象是执掌一县生死的县委书记,分明就是个韵味十足的农村少妇,此刻的她正弯着腰,透过她的领口,彭磊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被文胸束缚着的大半个雪白肉球,和一道深不可测的乳-沟。

  彭磊看得有些呆了,直愣愣地盯着她的胸口,脱口道:“是呀,杨书记确实太伟大了,吃的是草,挤出来的是奶。”

  杨柳一愣,抬头看时,却见彭磊的目光正直勾勾地盯在自已胸口,不由得脸一红,含羞带嗔地责备道:“你小子胆子越来越大了,居然连阿姨的便宜也敢占了。是不是要我回去告诉张乡长,说你在这里还有个老丈人。”

  “别,杨书记,你可千万别跟张乡长说,我认错还不行吗?”

  彭磊的气焰顿时就弱了下来,急赤白脸地解释道,“其实这件事真的是个误会……”

  “停,我才懒得听你解释。”

  杨柳望了眼不远处的小梅,笑道,“其实,小梅已经你跟那个王有才之间发生的事情都告诉我了,你做得不错,阿姨我先表扬你一下。”

  彭磊喜不自禁,顺着杆子就爬了上来:“杨阿姨,你长得又年轻又漂亮,看上去就跟我姐差不多,要不我就叫你姐姐了吧?”

  杨柳被他的马屁吹得心里甜滋滋的,情不自禁地说道:“不行,你只能叫我阿姨,以后没人的时侯你就叫我杨阿姨,在外人面前你还是叫我杨书记吧。”

  “遵命,阿姨,以后你就是我亲亲的阿姨了。”

  彭磊兴奋地差点跳了起来,恨不得在她脸上狂亲一口。这回真是赚大发了,平空多了个当县委书记的阿姨,只要把这个杨阿姨哄开心了,那以后自已在这个县里就是横着走,也没人敢惹他了。

  “这还差不多,那我以后就叫你小磊了。”

  杨柳望着彭磊那一脸灿烂的笑容,也开心地笑了起来,感觉自已也年轻了许多。

  这天晚上,吃过晚饭后,赵医生终于一脸郑重地把杨柳叫到跟前坐下,彭磊知道他是要帮杨阿姨看病了,也跟小梅一起凑到了桌前。

  当着众人的面,杨柳有些羞怯地说出了她的病情,那是从她十三岁第一次来潮时就开始的痛经了,每到月事的那几天,肚子就疼得受不了,如今几十年过去了,看了无数的医院,却一直都没有治好她痛经的病,这几年反而越发的严重了。

  赵医生让杨柳伸出手来,为她把了一会脉,沉思良久,忽然问道:“杨书记,你结婚了吧?”

  杨柳俏脸一红,却还是如实地答道:“没有。”

  小梅听了吃惊不已,这幺漂亮的女人,而且又是个县委书记,这幺好的条件竟然还没有结婚。

  赵医生点了点头,接着又道:“按理来说,大部分女人都会有痛经的情况,但时间一般都不会太长,一旦结婚了,这种痛经的现象也就很自然地消失了。所以,你这样的情况属于房事不协,阴阳失调。”

  杨大书记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,就连小梅也听懂了父亲这话的含意,羞答答地扯了扯彭磊的衣角,两人急忙找了个借口溜到门外去了。

  出了屋,一抹月光朗朗地照在院子里,皎洁而迷人。彭磊看了眼天上的月亮道,柔声道:“小梅,你看今晚的月色这幺美,要不咱们出去走走?”

  小梅不说话,只是低低地应了一声,彭磊趁机牵着她的小手,一起向院子后的小树林走去。

  两人一路走着,彭磊一边不停地跟小梅说些笑话哄她开心,逗得小梅笑个不停。不知不觉已走到了林子里,山里的夜色凉气极重,一阵凉风吹来,小梅忍不住有些哆嗦起来。

  彭磊自然不会错过这幺好的机会了,当即轻轻拥住了她的小腰,柔声道:“小梅,你冷吗?”

  “嗯,有一点。”

  彭磊大手一伸,把她搂在了怀里:“这下不冷了吧?”

  小梅被他身上传来的热度激得身子一颤,浑身暖洋洋的,芳心内却小兔似的跳个不停,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,便任由他抱着了。

  “小梅,你今晚好美,来,让哥啵一个。”

  彭磊见机会来了,把嘴凑到小梅的耳边,轻声地说着动听的情话,大手也开始悄悄地在她的细腰上动了起来。